王石67岁再出发 万科、华大、远大的共性是“热爱生命” - 国盛科技 

王石67岁再出发 万科、华大、远大的共性是“热爱生命”

  人们记得王石、记得万科如何成为万科,也会记得王石离开万科。但只有王石自己知道,当时乘坐广深铁抵达深圳,真正意义上掌握了命运的情景,那一天是1983年5月7日,也是当下。

  业内认为,这是为了弥补万科的商业短板,快速提升自身的商业地产运营管理能力,而恰好协信天骄手上有可供服务的大量优质商业物业项目。

  此时的王石并不落寞,万科之外,天大地大。卸任万科董事会后,王石一肩挑远大集团和华大控股联席董事长的两职,他还主导个人创办的体育教育公司深潜,担着40个社会公益组织的职务。

  “我的兴趣更多是办教育。我为什么到那么多名牌大学去,一是为了增长学识修为,二是要积累资源。其实和剑桥去一所学校就够了,剑桥有很多毕业的教授,也有来自剑桥的教授,但为了资源的积累上没有障碍,我还是两个都去了。”

  小猪佩奇这个超级IP在国内莫名大火,深受年轻人的喜欢,不懂小猪佩奇就算不上“社会人”。王石是懂的。他一向紧跟时代潮流,2000年互联开始普及时,他就开通了“王石Online”的BBS,BBS热潮消退后,他又先后开通博客和微博,玩转自,有了微信后,他更是一日数更朋友圈,像个瘾少年。

  王石曾特意提起卢梭,这名思想巨人声称他本有可能成为一名伟大的植物学家。他所撰写的《植物学通信》被奉为植物学经典,深入浅出地讲述科目间的共性。

  《朗读者》在5月19日的节目中,王石出场。他朗读的是古罗马家、哲学家塞涅卡的名篇《论幸福生活》。“新兵蛋子一想到受就会大惊失色,而老兵则可以以大无畏的气概去看自己身上流出的血,因为他知道鲜血往往是胜利所要付出的代价。”

  王石把时间分为十份,由“3331”组成,30%给远大、30%给华大、30%给公益,剩下的10%是个人时间。这是王石个人选择的分配时间和精力的结果。

  凯德集团董事会和高管层自愿降薪,其董事费和基础薪资将从4月1日起降低5%-15%。所有经理级及以上级别的员工冻结涨薪。其他员工不受影响。

  5月末,深圳已是暑气沸腾。他的工作人员说,办公室空调只开26℃,有时候我们自己都觉得热。空调设在26℃节能环保,可减少二氧化硫和二氧化碳的排放量;办公室的门、地板的主要材料是竹子,据说也是为环保考虑。

  王石现在心里有数的、能明白和沟通的,是45岁到他那个年纪的人。深潜是教育的雏形,是他在教育创业上的起步和尝试。深潜以赛艇为核心基因,目前除了最为经典的企业家营以及面向青少年群体的深潜少年班,还发展了赛艇俱乐部、大师赛、健康管理等业务板块。

  一开始王石只把深圳当作出国留学的跳板,“不曾想,做企业之后就没动过窝”。直至2011年,王石才到哈佛大学学习,那时,出生于1951年的王石已经60岁。

  这是王石作为公益人的一面。2004年,偶然之机,王石参与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创办,此后便感受公益事业的,跳脱出企业家身份的,去思考更宏大的社会命题。

  在大咖对话环节,景枫投资集团执行总裁孙旭东就《新秩序、新认知下的实体商业》这一话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。

  王石的前半生,再清楚不过。这位军人家庭出身的铁血汉子,在茫茫戈壁做了5年驾驶兵、在铁局做过技术员、在广东省外经委下做招商引资、倒卖过玉米饲料、经营过科教仪器。

  王石很忙,他把自己的时间分为“3331”,30%给远大、30%给华大、30%给公益,剩下的10%是个人时间。

  王石退而不休,是个大忙人。他开玩笑,做他的秘书,最为难的莫过于安排他的时间,“航空公司的航班调度可能最适合做我秘书”。

  在万科、华大、远大之间,王石也找到了共性。他说,“万科的:让建筑赞美生命;远大的追求:生命,让人健康多活30年;华大的目标:基因技术让普通人健康长寿120岁。”王石把他们理解为热爱生命的异曲同工。

  而80后、90后和00后在王石掌握之外,微博停更后,他和80后的沟通渠道便中断了,他不确定怎么教育80后,而不确定就要做很多事情。

  一切有迹可循,2017年7月底开始,王石频繁考察华大和远大。华大的苔藓植物、蕨类、球、勒杜鹃,远大总部植物园的毛竹、蝴蝶花鸢尾、柚子、繁星花陆续出现在他朋友圈中的“人与植物”专栏中。

  王石不愿透露他在华大、远大履职的具体时间和负责掌控的方向。“等两年后,由华大和远大去说,更合适。”

  此后王石微博停更。一年后,这出商业大战终于有了结局。王石宣布,把接力棒交给郁亮,而他个人“事业未竟,仍在上”。

  万科去年开创了一项城中村计划——万村计划,而在王石看来,深圳特区的“特”字所代表的示范性作用,也是万科旧改正在寻找的未来。

  2019年,万科实现营业收入3678.9亿元,同比增长23.6%。商业方面,2019 年底,印力集团运营管理项目 108 个,管理面积近 900 万平方米。

  华大方面称,王石将发挥其在经营管理、制度建设、商业运作等方面的经验,协助华大董事长汪建管理华大集团。

  离开万科后,王石给了自己两年的过渡期,未来的方向需要寻找,于是他起身、行走,继续去看世界。两年过渡期内,一切皆不确定,唯二可确定的,一是华大和远大的工作,一是游学。

  王石和万科一道,从懵懂成熟,他个人的成长实际上是时代发展的映照。观察者从他身上倒推那一代企业家的奋斗史,筚蓝缕、九一生、波澜壮阔。

  “深潜从2014年办到现在一共办了8期,前六期的时候我还在万科做董事会。但这是我个人的行为,我用每年的广告收入来支撑这个项目。现在深潜一是要规模扩大,二是要更正规,显然需要更多的资金,这些是要摸索的。”

  王石从上世纪80年代创业,走过一地荒芜,带领万科从混沌丛林中脱颖而出。挥手告别万科的热血时代后,下一个33年,王石或还会有一个新“万科”,不为财富,只为西西弗斯式的永不对命运投降。

  人生67再出发。佩戴小猪佩奇手表、穿小猪佩奇T恤,是王石、适应年轻人语言和的具象表现。但微博的停更,使王石失去与80后、90后沟通的桥梁。他要用更多时间来重建这项工作。

  今年秋天,“3331”的时间分配会有所调整,因王石有意再续游学计划。这与王石有意创业的方向有关教育,他要近距离观察、感受世界级名校,并积累教育资源。

  这天晚上,王石微博转发了万科高级副总裁、物业事业本部首席执行官朱保全写的一篇专栏,大意是一名万科物业保安在突降大雨时,不惜用身体挡住防洪板。朱保全说,保安守护的不仅是业主的资产,还有万科一直传承的文化。风雨飘摇下,万科依然带有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。

  他说不清在卸任万科董事会的前后,各花了多少时间在公益事业上,但加入的组织数量能提供旁证。“还在万科的时候,我参与了15个组织。现在大概有40个。”根据万科集团官资料,王石现任联合国基金会清洁炉灶项目全球理事、WWF世界自然基金会美国董事、故宫博物院文物基金会理事、万科公益基金会理事长、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、亚洲赛艇联合会、深商联合会理事会、深圳市社会组织总会会长一串长长的。

  “小猪佩奇”是王石依然年轻的外在表现,起码上如此。他能卸掉身份、社会地位带来的严肃感,保持时代的敏锐,这类人有再出发的勇气。

  在卸任万科董事会300多天后,4月27日王石在“远大科技集团30年分”上,宣布出任远大科技集团联席董事长。

  2018年1月23日,王石在水立方发起的一场跨年活动,主题是“回归未来”。3月2日,他把这场准备了“30年”的活动转发到个人微博,历百战后归来。

  时间拉回2016年7月1日,万科发布8个公告,回复深交所针对公司收购深圳地铁资产的问询,确立复牌时间。在此前数天,宝能要求罢免万科董事会及监事会。

  王石到远大和华大任职的消息最早是由他的好朋友、建业地产胡葆森对外透露。这时距离王石离开万科才2个月左右,创始人退出房地产业明星公司带来的慨叹未退。

  偶像黄昏如美人迟暮,令人惋惜,但强人王石并不打算止步于此。他尊敬的企业家、忘年交、老朋友褚时健74岁才开始种橙、开展第二次创业,终成一代橙王。

  今年初,王石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华大基因独董职务,这被解读为出任华大控股联席董事长的铺垫。而华大的掌舵者、控制人汪建此前受访时曾透露,未来王石将关注华大控股的经营层面,而他会更聚焦基因技术层面。

  王石一开始安排的游学计划是3年:一年哈佛一年剑桥半年以色列再半年伊斯坦布尔,“但实际上我在哈了两年半,在剑桥两年,后来又加入了。本来打算在一年,结果才待了半年,因为万科股权之争中断了。”

  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当天,王石穿着笔挺的白衬衣和黑西服,胸前还别着口袋巾,洁白衣袖下是一块简约的小猪佩奇手表。实际上王石还有小猪佩奇的T恤,他穿着去划艇。

  及至万科成立,王石迎来人生中的高光时刻。万科从百亿、千亿到五千亿,每一步都有王石的身影,即使在他淡出一线管理去登山和游学,与郁亮交接的漫长时期。


今日推荐push
2005-2025 国盛科技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