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看待王石此次的出局? - 国盛科技 

如何看待王石此次的出局?

  万科的命运,和所有的公司一样,都有它的,它终究不是“王石的万科”,即便接棒者为郁亮,它也不是“郁亮的万科”。

  王石其实没有追求过万科的股权。但郁亮运作了一个“合伙人计划”。一直到宝能敲门,他们都没意识到,这个计划会让所有大股东不安。

  万科这边,即使不认可这个,也不能说,因为有一个已经闹翻的大股东宝能。更何况把华润直接打入敌营。

  而对于中国资本市场来说,“宝万之争”可以看作是一个标志性事件,宝能集团从二级市场对万科A股份的收购,打开了资本市场更加市场化与更趋成熟的大门,把万科带入一个新的时代。

  但他的队友没跟他走一个频道。对“不善意”的问题,不善意回应之。在小股东王石和郁亮向小股东因沟通不畅鞠躬致歉时,王石起身,郁亮没动。

  然而每一座楼盘都像一个牌坊,倾诉着魔幻的现实:均价五万,楼板价三千,然后他还不行贿。好,马贡多一直在下雨……

  计划不在大股东掌控之内,倏忽间,万科两个资管计划加工会持股超过了7个点,之前已是仅次于华润的万科二股东。

  据万科首席人力资源官陈玮透露,截至2015年8月,万科一线人申请成功,认购资金达17亿元,累计为员工分红5亿元。

  华润的特殊性还在于,它是个有信心整合外部资产的玩家。包括万家、怡宝、雪花啤酒、三九医药,无一不是并购整合而后发扬光大。而且市场化运作为主导。

  万科合伙人资金主要来自经济利润金。据万科公布的信息显示,2013年度为5.59亿元,2014年度为7.637亿元,2015年度额度在10亿元以上。此外,万科17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修订经济利润方案后,在2010-2013年一次性提取9.11亿元。

  王石在对外沟通和换位思考方面是有短板的。点火为主,需要的是水。他的队友如果把老王看作家人,不会看着他一步步走到今天。

  他现在说自己能翻盘,不过是增加讨价还价的筹码,虚张声势而已,争取别输得太难看。离开了资本的支持,他还能翻盘?蒙谁啊。

  信用不够,不欢迎民企,万科的混合制,这些在王石的反复说明下大家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本质,王石的高大上形象正在快速地萎缩,令人痛惜。~~~~~~~~~~~~~~~~~~~~~万科股权之争正在进入新一轮,万科管理层、华润和宝能三方频频出招,从董事张利平回避表决到华生发长文披露核心细节,从小股东举报管理层到刘元生举报华润、宝能,甚至连界泰斗江平也被动卷入其中。

  这形势就像,王石给自己挖了一坑之后,一堆有情怀的支持者把他往坑里推,但是没有人跟他往下跳。甚至包括他的“合伙人”。

  也是从这个时点开始,宝万之争告一段落:在新的董事会提名名单中,已见不到宝能集团的席位,这也是一个让人有些的结果。

  像华润这样的大股东,在A股市场不会再有了。自身有地产,让位万科去发展,为挺万科,不惜让任志强净身出户。

  还真不一定,王石毕竟还是能够的,这个事儿越往后拖,表面上对于王石越有利,实质上华润,宝能赢定了,为什么赢?你仔细思考一下,宝能的资金从那里的就明白了。

  其实呢,每一朵,都是污泥的,拿到好处就行了,大家不说而已,守规矩。这回王总又求官家主持,甚,抢他位子的分明就是官家。这事真是高估王石了,本以为当年他在珠峰绝顶之时,就已经看穿了那块红布:铁打的赵家,流水的官。

  基于自身的经验、地产业务的布局、长期规划和短期阵痛的平衡,以及对管理团队的分化策略。都是可出的牌。

  万科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呢?万科的总经理郁亮一次向当时华润的老总宋林汇报工作,谈万科的远大规划,宋林问:“那股东的利益在哪呢?”诚如第一大股东央企华润尚且如此无奈,可见王石背后的力量和王石有多大的和,但是,这种混合制当时并没有阻碍万科的发展,相反万科得以高速发展。

  一位万科中层管理表示,通常项目公司管理及核心部门负责人都实施强制跟投,其他部门负责人和普通员工实行自愿跟投,一般情况下,所有的项目都有人跟投,一些前景较好的项目甚至出现摇号选择跟投人的情况。

  不管你看得上看不上新晋大股东,都得面对这个现实,更何况他曾经有很多机会这种事情发生。能干干,不能干了走人,以王的能力到哪不是风生水起。

  据万科一位已经离职的中层透露,一线城市跟投回报率都很好,比如2014年11月开盘的深圳嘉悦山项目,回报率达70%,除去所得税外,回报率也能够达到60%。

  这可能是王石的焦虑。从万科这家公司创立开始,它和它的创始人王石,就站在市场变化最快最前沿的深圳,三十年来,他们要经历的不仅仅是变化的房地产业,变化的公司体制,变化的资本市场,还有技术发展对这些变化的重塑。如果这一切都无法被快速吸收与更新,再高的管理层,也可能跟不上这变化的时代,尤其是在权威感逐渐被消解的互联技术面前。

  万科事业合伙人起步于2014年,当年4月23日,万科召开事业合伙人创始大会,包括管理层在内1320名万科员工在摄像头下,签署《授权委托与承诺书》,即合伙人将其在经营中产生的利润权益委托给盈安合伙人进行投资。

  王石和万科管理层一直自恃的是团队优秀到无可替代,资本离我不行。因此有我行我素甚至叫板的。

  跟投项目收益方面,在跟投IT系统上,一般设定20%的回报率,据万科内部人士透露,万科净资产回报率19%,理论上来讲每个项目最后有19%的回报率,高于银行理财和地产信托,所以跟投较为踊跃。

  换句话说,在新一届董事会换届完成后,华润集团的名字,将由深圳地铁集团替代,万科告别10多年华润集团做大股东、王石做最高管理者的时期。

  资本的着眼点是以公司为平台进行资本运作,而非局限在产业经营。新晋的资本方会有同样的。这就是大势,不因哪一个股东而改变。

  通观万科股权战,王石是点火的人,需要的是水。但队友里没人给他,反而帮他点火,强化对立。戏到半场时,面对两大股东,还是如此。

  王石去找小三也就罢,离婚是大忌,以为自己也算是贵族了,可以撼动公司法了,没了老婆那层关系,谁把王当回事。更何况七大金刚好几个只有女儿,感同,管你才怪。目前情况应该是,王石会被踢出,但是其管理团队会有高手留下。

  从2014年5月份到2015年1月份,盈安合伙通过金鹏计划利用融资杠杆资金11次增持万科A,累计耗资48.77亿元购得4.94亿万科A股,占比4.48%。金鹏计划购买万科股票成本价均在10元左右,根据7月7日收盘价计算,合伙人持股盈利超过49亿元。

  不过,万科合伙人从未对外公布盈安合伙内部权益占比及利润分配方式,同样未披露杠杆资金比例及来源等方面细节。”

  6月23日,宝能首先在中提及万科存在内部管理控制问题,第二天,华润以回应的方式指出万科存在内部人控制问题。

  虽然人们情感上希望看到有难同当的江湖豪情,但大概率是老王一个人留在坑里。其他人成为新股东的“新合伙人”。

  这是王石除了要接受可能卸任董事长之外,更需要接受的现实。从宝能集团与万科在资本市场上展开轰轰烈烈的“宝万之争”以来,这家公司的管理层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,对从二级市场展开收购的宝能董事长姚振华表现出了激烈的,因“护犊心切”,在“宝万之争”的过程中,王石的一些言行显得不合适宜,也与一家公司最高管理者的身份不太相符。

  王石在天山峰会上说:“这么多年来,(万科)一直是国有股占第一大股东,我过去设计是这样的,现在是这样的,将来也会是这样的。所以民营企业,不管我喜欢你,不喜欢你,你要想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,我就告诉你,我不欢迎你。”这是王石的真情表露,后来王石公开道歉说这不是他的本意。大家都知道,前一个发言是在完全自主无压力下的言论,后一个道歉是一个在巨大压力下的言论,很明显,前一个是真情,后一个是假意。

  2014年5月,万科事业合伙人正式启动持股计划,这些经济利润一部分支付给被励对象,一部分作为集体金。其中集体金封闭运作三年,期间不得分配,主要通过资管计划购买股票。

  但也有部分项目跟投情况并不理想,第一是旧改项目,因为周期长、资金峰值大不适合跟投;第二是合作项目,合作方可能不同意跟投;第三是超级大项目和租赁类小项目,回报周期长。这几类项目占比较小。

  悦涛以前提过,万科股权争夺背后的大势是,没有资本愿意再做配角,无论原来的大股东华润,还是新晋大股东宝能。

  华润给王石当冤大头,就是因为他老丈人的关系。他了这层关系,华润自然公事公办。所以,从他离婚的那一天,他出局滚蛋基本就定了。王石与宋林之间,也许有私交,但是现在宋林也完蛋了。

  王石输就输在太天真!天真的以为靠着自己的名气和影响力就能有控制力,或许他还看不起自己的发妻,认为自己的今天都是自己的功劳,自以为是,这点又跟说“美国是我的朋友”那位主持人相比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为了阻击自己看不顺眼的大股东,干脆搞个定增引入新股东,这么大规模的定增感情就是为了你个经理人保留啊?股东权益都叫狗吃了?股东选你做董事是因为相信你可以股东利益,结果你只考虑自己的利益,甚至股东利益。被提请罢免,哪里冤了?

  如果不能(或者拿出来后得不到认可),那不是吗?如果拿得出来,市场各方会问:早三个月前,万科求您的时候,您干嘛去了?难道真的是冲冠一怒为面子?

  接下王石权杖的,是一从万科发展起来的职业经理人郁亮。这位从“君万之争”便崭露头角的“年轻人”,在“宝万之争”中一直是个若隐若现的角色,如今,在王石后,他将正式扛起万科的大旗。

  公司是属于全体股东的,股东们选出了董事会,董事会雇佣了高管们。说白了,放弃公司控股权那天起,他就是为股东打工的了。

  据郁亮介绍,事业合伙人是职业经理人升级版,主要为了解决股价问题,管理层基于提高ROE的初衷推出经济利润,并以此作为集体金,未分配的部分进入合伙人资管计划账户,万科事业合伙人主要包括两个层面:

  如果王石仍像过去一样胸怀理想,一心为公司为股东利益着想,这样的混合制当然很好。但是,大家看到的是王石的奢华和游山玩水,在回应说他游山玩水、疏于管理,以至于造成如今局面时,王石表示:没有任何人万科企业[股评]管理不成功、经营业绩不好。说到此,王石话锋一转,表示:就用这点精力(来管理),这是水平;“我天天游山玩水,企业做得很好”。这是何等的骄傲自满!三国中的吕布武艺高强,能征善战,最后被人给端了,你说他水平高还是不高?从古自今英雄豪杰凡骄奢淫逸者最终无不败。王石现在想用这种混合制来固化他的利益到老为止,如果是为公司为股东鞠躬尽瘁而后已,股东们应十分地感谢他,但他现在的所做所为不是,大家看到的是一个完全负面的形象。任何一个事物都有两面性,而且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相互的,好的事物不在阳光下也会发霉变坏,混合制在没有既得利益集团时是好的,在有既得利益集团时就可能变坏,混合制只有在能约束监督管理层的情况下才有效,否则,就变成了管理层获取利益的工具和。

  这也是整个中国地产业在粗放发展期的特征:开发端的钱好赚,用户端还在阶段,边研究边等风来。

  找安邦?安邦都不敢上台玩,没这个把握,倒不是怕丢人现眼,安邦要丢人,海外都丢过,关键是赢不了。中粮就不敢玩了,宁高宁有今时今日的地位来之不易,巨亨游戏下还是来日方长。

  相比合伙人制,万科项目跟投制更为复杂。万科内有一个跟投IT系统,所有跟投项目先在系统公示,内容包括投资回报倍数、内涵报酬率、地价、毛利等内容,全国项目统一执行跟投计划,员工也可以跟投外地项目。

  然而,出头的是王石,压力集于他一身。宝能提案罢免的是董事会和监事会,实质是针对王石,而非郁亮及其领衔的业务管理层。

  但是在中国地产业,开发端的这种差异,还谈不上是壁垒。从拿地的资质,到产品销售时的溢价,都没有不同。

  华润要拿回第一大股东。是傅育宁在华润履新以来,头一次做这么大的决策,一旦定下,会使出多么大的力度来给自己立威,可以想象。

  在此前宝能似乎十分在意的万科事业合伙人计划问题上,这一次温和,其称,事业合伙人计划已经持有一定比例的万科股票,已经成为了上市公司的主要股东,在万科拥有巨大实质权益和利益;相信参加合伙人计划的、勤勉的公司重要管理层人员,不会因为前期提案产生不稳定,不会使万科的日常经营管理活动受到实质影响。

  通常情况下,内部人控制涉及两个方面:一个是内幕交易,即万科事业合伙人盈安资管与委托购买万科A的金鹏计划是否存在利用内幕消息交易的事实;一个是利益输送,即管理层是否侵占股东利益。

  这是股权争夺战啊兄弟,真正应该发出的是“致全体股东信”。告诉全体股东,这些年管理层为股东做了多少事情,奉献了多少心血,哪些是别人没做到而我万科为你们做的,以及希望股东支持什么,理由是什么?

  当万科管理层以不可替代来博弈股东时,只会让股东加速进场。因为这是对股东永久的:任何一家公司的大股东也承担不了管理层的集体。

  1988年深圳市万科股份化方案,按王石的好友秦朔“王石为什么对民营企业开炮?”一文所说:“1988年深圳市批准万科股份化方案,原现代企业公司以净资产1324万元折合1324万股,国家占60%,职员占40%,公开募集社会资金2800万元。最后总计4100万股的股份中,万科职工股应得的股票约为500万出头。按照市办公厅下发的股改文件,这部分只能有10%量化到个人名下,其余的由集体持有。

  自以为是到了自己的命根子,婚姻,失去了以婚姻关系维系的靠山,王石就败了。某铁道部部长,从一个铁扳道工变成了中国铁道部部长的进程是这样的,他开始娶了局长的女儿,他变成了局长,他后来又娶了将军的女儿,他变成了部长,他后来娶了普通人家的女儿,他变成了罪人,王石跟他又有什么区别呢?

  所以说万科确实是好企业,管理层也确实常优秀的管理层,可就是不把股东利益放心上,连大股东都不在意,罔论中小股东了。

  离开万科还有他发挥的舞台么?中小地产商这些年一样活得滋润,并不是靠万科的模式,政商关系、银企关系。他适应别人还是别人适应他?

  7月7日,宝能喊话万科管理层,称作为第一大股东,宝能与万科全体股东包括万科其他重要股东、中小股东和万科事业合伙人计划利益高度一致。

  最近英国脱欧成真,首相卡梅伦表示自己将在10月辞职。因为自己不适合再担任脱欧后英国这艘船的掌舵人。作为成熟体制下的成熟家,卡氏此举的价值在于,一是在规则下,对自己与大多数人见不一致做出交代,二是告诉人民,不论成败,自己的都没有变。一旦脱欧不正确(可能性很大),卷土重来甚至咸鱼翻生,不在话下。卡氏和他同党的命运没有完结,而是被放到了暂停键上。

  曾经有个胖子,对我说过和王石一样的话:“我们公司从来不行贿,”注意是逗号,厚一定会把话说完:“送钱的事都让代理商去办。”

  说点题外话:中国的股份制企业,大都把股东当冤大头,只许对方出钱,不许对方获得相应的管理权,实际经营之中,根本不在乎股东的利益。明明是职业经理人,却董事长的,基本的股份制的原则。这种毛病早就该扳回来了!玩不起股份制,就别玩!

  台上玩的都是大财团,最近三年可以称得上全球最疯狂的金融巨头安邦保险都没有上台玩,可以想像得到宝能的背后实力何等雄厚,华润自从宋林过后,现在到底谁做主,自然明了,这里的重点是王石连宋林这个稻草都握不住。

 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,万科如同混进了鸡群中的一只鸭子,由于这只鸭子是从鸡窝中孵化出来的,鸡妈妈把他当儿子,小鸡把他当兄弟,而水中的小鸭也把他当兄弟,这给了他充分的,可以在岸上吃食,也可以在水中吃食,而其他小鸭子一上岸找食就会被鸡妈妈,由于两边吃食所以长得特别硕大,一天,这只小鸭子说:“鸡比鸭好”,小鸭子们不愿意了,说:“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们,你也是一只鸭。”这只鸭子后来说:“呃,对不起,看不起你们就是看不起我自己。”

  可以说,他不是不欢迎民企,他是想一直这样模糊身份,游走于公私之间,两边叨食和不受约束,这就不难解释他为何抱着国企大腿不放了,当然,如果华润现在控股,王石必然会以面目跳出来反对,他要的不是公司的控股权,而是公司的控制权,谁来争夺公司的控制权,他就给谁急。王石说他不欢迎宝能的原因有两条,一信用不够,是国企。当年华润想控股万科的时候,华润的信用够不够?而且还是央企,结果被人搅黄,再说当年的君万之争,君安信用足够又是国企,王石一样反对,所以说,信用不够和不欢迎民企了王石的本意,只是说辞借口而已。假设宝能现在公开说他不再增持股份,像华润一样不管事,相信王石会接受现实改口说,国企民企都一样,也不会再提什么信用不够了,他现在反复说的这两条有些人就相信了,而且有些官员也相信了。现在的实际情况是,宝能不说这话,一声不吭,反做抢夺状,王石内心的恐惧可想而知,惊慌之下说错话就在所难免了,宝能的行为反倒让中小股东们为之喝彩,王石现在再也不提他代表中小股东们的利益了,而在此之前,他在回忆录中反复提到,当初设计混合制的目的就是要分散大股东的,而他代表的是中小股东们的利益,我现在想知道的是,这个董事长现在既不代表中小股东们的利益,又不代表大股东的利益,你代表谁的利益呢?总不能任性地说我就代表我自己。

  郁亮当时是懵逼的。我好不就是你好么?可他解释不了万科这么好,王石为什么还要去登山游学。股东亦然,是有自身的发展规划和成长的。

  万科跟投制度,员工初始跟投份额不超过项目资金峰值的5%,根据市场资金峰值变化,安排额外受让跟投项目资金峰值不超过5%,项目所在一线个月内,额外受让此份额,受让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支付利息。

  一走来,体现出的是万科管理层整体对资本方存在感的。到宝能进场,演变成资、管对立的局面,万科管理层对大势的错判,是根本原因。

  无论宝能集团,还是一度不断增持万科股份的中国恒大,都陷入了空前的沉默,深圳地铁在接连接受华润集团与中国恒大转让的持有的万科A的股份后,一跃成为超越宝能集团的万科第一大股东,在此次提名的董事会名单中,也出现了深圳地铁集团董事长林茂德的名字,这也意味着,深圳地铁的管理层将进入万科董事会。

  在同花顺[股评]软件上查上市公司中的历次股本变动,可知秦的文章说出了事情线年开始股改,上市前净资产1324.67万元折合1324.67万股,一元一股,国家占60%,即794.8万股,职员占40%,即529.868万股。1991.年1月29日完成股改上市募集股民资金2800万元,也是一元一股,折合2800万股,总股本变成4124.67万股,经过这次股改上市,社会股占67.88%,地方国资占19.28%,职工占12.84%,且大部分是集体持有,量化到王石个人头上的股份很小,他最后放弃了那一小点股份。不知是王石的还是财经故意错误报导,连央视财经《遇见大咖》的报道也是说:“4100万股份中,40%归个人,60%归,而王石主动放弃了个人拥有的股权。

  在董事会的提名名单中,已没有王石的名字。如果未能在董事会中连任,这意味着他并不再具有担任董事长的资格。一手把做过玉米生意,还做过饮用水业务的万科,带到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,王石在激荡的三十年里,完成了自己的创业,这对他来说,算不上遗憾。

  就算如此,王石也只说出了一半,他的真实意是混合制下他的完全和控制权,这也是他所说的万科文化。由于万科可以享受国企的好处,也可以有私企的,所以,他一再说要国企当第一大股东,他没有说出来的是,他不要国企当控股股东,这就是他设计的混合制,这种特殊混合制遍地产行业不会有第二家。按他的意思,一个国资华润也好,三个国资类华润也好,每家都持股不过15%,最关键的是,每家股东都给他完全的,最好的结果是,王石及管理层也持股15%,如此股权结构,没有一家独大,也没有一家股东能给他以约束。大家知道,再好的领导放在一个完全无约束和监督的久了,都会出现,都会攫取自己的利益,这也是他们一明一暗两个资管计划来固化利益的本质。这样的股权结构,国资委管不着,巡视组更管不着,至于其他股东根本不放在眼里。

  孙宏斌谈到万科之争,举例自己的融创:有万科1/4的销售额,但只有万科1/27的市值。他如果是资本,会选择收购自己的企业。虽然他万科。

  其二,由于股权激励有着某种不可控性,所以又推出与PE相类似的项目跟投制度。万科总部参与盈安合伙,一线公司参与跟投项目。

  昨晚,两声半夜鸡叫,宣告了王石的悲壮出局。二十分钟内,宝能和华润相继公告反对万科重组,他们几乎使用相同口径指出万科“内部人控制问题”。这显然不是巧合——他们简直是在天下,万科第一大股东宝能和第二大股东华润已经在一起了。 老王以为,他会像一位白衣骑士般,身披金甲圣衣、驾着七彩万科后谢幕,退隐江湖。但他既没猜中这开头,也没猜中这狗血的结局。 到最后,好像万科的敌人,只剩下王石自己。

  王石及管理层想把自己的利益固化,这将极大地打击公司的年轻人,公司会逐渐失去活力,他的合伙人资管计划远不如员工持股计划更能激励全体员工,他们只想固化自己的利益,那最合适的合作对象就是类华润一样的央企,但这样的央企也的确是太少了,所以王石找重组对象真的很难,一个只出钱不管事的主真是不好找,国企如此,民企更不会像华润那样。所以,王石现在有三大任务:一是找只出钱不管事的主,二是无论如何不能让别人控股,三是要固化管理层的既得利益。如果说在宝能突入之前悄悄地完成这三大任务还是有可能的,但如今在聚光灯下完成这三大任务是不可能的。

  如郁亮所说:“住宅行业一直是粗放式的发展,万科的管理能够精细化到哪里去呢?我们的粗放管理问题还没解决呢,在精细化管理上可以说还在学习阶段。”

  王石这几年算出尽了风头,真面临强敌了,靠的是回购一亿股票,炮,我们不欢迎,另外就是开中小股东大会,自己愿意鞠躬,即便这个鞠躬在我看起来毫无意义,他也毫不迟疑的去做了,但是说到田朴珺,他说了,你是嫉妒吗?护妾,众目睽睽,他也不害臊,倒也可爱了,要江山更要美人。

  资本为王的时代,别太高估自己的斤两。离开资金的支持,任何团队都难维持。王石一旦离开万科,他的团队很快就散伙,不信走着瞧。这是第一。至于说到品,华润是第一大股东,华润加宝能有40%的股份,王石不让他们插手董事会,那算什么?要不就别玩股份制,用别人的资本,又不给别人必要的参与决策权,让别人当冤大头,天底下哪有这好事?哥几个合伙做生意,都不能这么做?何况股份制公司。这是第二。觉得自己太聪明,该摆平的利益没摆平,这就是王石滚蛋的原因。这是第三。万科停牌,大股东打架,误了小股东。但是如果你觉得有40%股份的两大股东不应该和王石斗争,争取必要的决策权,那就是一厢情愿了。

  遗憾的是,万科从没考虑过。有个段子,说当年郁亮制定了万科的发展战略,向大股东华润的新任董事长宋林介绍,宋林表示挺好,然后来了一句:郁亮,你告诉我,在万科整个发展战略里,股东在哪里?

  可以说,王石及管理团队是有巨大贡献的,但经过近三十年的发展,以前的无利害关系的管理人员现在都成了既得利益者,为确保既得利益,管理层明着一个盈安合伙人金鹏资管计划,背后一个德盈资管计划,被曝已购买万科7.79%股权,涉及资金60亿元,资金来源成谜。这是想把自己的利益固化,而宝能的突然闯入令王石们惊慌失措,一下子打乱了他们的计划,这才是王石不顾一切反对的原因。

  王石觉得国企靠不住,他老婆还觉得他靠不住呢。人在圈子混,不要做背信弃义的事,不然迟早别人也对他做背信弃义的事。这个时候,好像怨妇一样,哭诉别人对自己背信弃义靠不住,更没风度。外人看来,不过是的又一个例子而已。

  假以时日,管理层实质控制下的万科,只要在上市公司层面持续少分红,以相对维持万科的低股价,在事业合伙人层面多分红、多拿高薪,以相对增加万科管理层增持上市公司的筹码——在2020年前后,“万科事业合伙人计划”增持万科股份到20%以上的份额,应该没有问题——到那时,万科就没有管理层内部控制一说,他们那时候既是管理层,又是大股东嘛。”

  所谓的峰值资金指账面资金是随时变化的,项目占用资金量最多的时候就是峰值资金,一线公司在项目持股比例最多不超过10%。

  面对华润和宝能的联手发难,王石还能保住董事吗?其实很容易,但也不容易。先说容易,王石一直标榜中小股东才是万科的大股东”,目前华润加宝能虽然占股近40%,但不是还有40%多的中小股民嘛,只要老王你振臂一呼,全国散户赴深勤王,你华润和宝能还能不成?再说不容易,看看深万科的业绩分红,十几年不送配,虽然每年分红,但跟管理层巨额高薪相比一根毛都算不上,凭什么你整天爬山下海烧红烧肉的,还要我给你投票,报火车票不?所以说,王石的困境不在于被人踹门,也不在于被谁抛弃,而是在于对中小股民利益的长期和对待,以及中国股市扭曲价值观的现实。

  王石在宝能增持到24%时情急之下中午紧急停牌,临时去找这样只出钱不管事的主,大家都知道这是假重组,还没影的事就停牌,几年前郁亮就知道会有这样的,假设真有这样只出钱不管事的主,还会等到今天吗?王石自己也清楚,他现在难啊,只能说自己还在找这样的主,请多给我时间。可是,谁愿做这样的冤大头呢?只有一个可能,城下之盟以解王石当下之围,也就是说,万科只能私下给对方输送利益,否则没人当这冤大头,而这是对万科极大的损害,是对股东极大的损害。

  在傅育宁说“这合适吗”的时候,万科的回应居然是:合适。管理层上下无一人去跟华润沟通,哪怕是获取华润的真实想法也好。

  万科停牌前,17名万科高管清空股票。一位万科高级副总裁出售1379万股,仅余2.1万股。这位“万科合伙人”,很可能把万科抛给了姚振华。

  市场资料显示:在“万科事业合伙人计划”正式推出,仅一年多时间,其所托管的两个基金(国信金鹏和德赢1号)就已经持有了万科6%以上的股份。

  1、中国常注重行政级别的,而上市公司中的股东拥有众多行政级别高于证监会的,所以说证监会在过去几年是无法这类公司的,潜规则较多,做的更多的是教育散户,管管普通民企。而此次宝万之争也许正是对过去的一种挑战和改变,以后将更多的是依法行事。(清楚证券市场的朋友就知道,最近证监会所颁布的各项政策线、共享经济背景下,好的企业不是由一个人来创造的,股权不再高度集中,不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时代,在股权分散的情况下如何推动企业发展将会是今后比较大的课题,甚至这种共享也有可能倒逼。

  ”如果没有宝能跳出来意外扰局,万科的控制权或许在2020年前后,将会以所有权的形式,被万科管理层搞出来的合伙人计划所彻底掌握。

  遇到人,找白马骑士,理所当然,不出所料,但是财经界先前猜测的种种可能,大家万万没有想到,王石居然会去找,深圳地铁。

  ”这里有两个错误,一是把股改前与个人股份占比当成了股改后股份占比,4100万股份是股改后的总股本,此时根本不可能有40%归个人,60%归,如果这样说股民的2800万股份在哪?二是这样报道的结果,大家会误以为归个人的40%是王石的个人股份,其实,这40%是股改前职工个人的股份占比,即529.868万股,股改后总股本变大,占比只有12.84%,王石的股份只是这12.84%中的一小部分。长期以来大家都错误地以为万科是王石的,王石可以控股万科而他没有这样做,事实是当时的制度、观念和根本不允许他这样做,也根本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,除非他一开始就单干,所以,确切的说法应是万科的王石而不是王石的万科。万科后经多次增发向市场募集资金,原第一大股东也从地方国资换成了央资华润,后来华润占比也仅15.23%,是第一大股东,但不是控股股东,所以,万科不是国企,国资委管不着,万科只是一个有第一大股东的公司,也就是王石说的混合制。

  王石的就是那半句话,“我不行贿,”仿佛一剂理想主义的,激励着无数青年:在这个朝代,正直的人靠努力还能成功。

  很客观地说,与那些完全是依靠自己奋斗、只是不得不带个“红帽[股评]子”的创业企业相比,万科先天就是国企,按照当时的股改,您为首的创业者能够量化到自己头上的股份比例非常有限(当然你们放弃的股权价值累积至今也是天价了,这就是我为什么主张万科董事会要长期性地从报酬上您的原因)。”

  房地产的扩张周期彻底结束了,首先终结的是资本溢价。这时管理层在经营层面再牛逼,也给不了资本想要的回报。

  另外还有个疑问,假如深圳地铁400亿资产注入万科,万科停牌市值2200多亿,宝能持股24%左右,比宝能低一点,到时候复牌补跌,加上深地铁的入驻,原有的被稀释,那深地铁是第一大股东的节奏?

  在万科历史上,华润其事追求过控股股东地位,连操作方案都拿出来过。宋林前都表达:履职期间未能令华润控股万科,系其职业生涯憾事。万科不是不知,但最后搞了自己的“合伙人计划”。

  在年度股东大会,王石自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,对大股东和小股东双双致歉,姿态放到最低,对所有问题尽量沟通,希望弥补自己之前的出言不逊和高高在上。

  王石去年求救华润时,就应该感觉到华润态度暧昧背后的意。他最后的决定是引入深铁新股东,其实是连华润做控股股东都不想接受。


今日推荐push
2005-2025 国盛科技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