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欢迎光临国盛科技!
  • 设为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 收藏本站
  • 首页
  • 业界聚焦
  • 互联网络
  • 国盛专题
  • 科技前沿
  • 风云人物
  • 媒体动态
  • 产业经济
  • 移动通信
  • 数码电子
  • 主页 > 科技前沿 >
  • 我们应该建设高科技“智慧城市”还是“低技城市”?
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02-12 00:23
  •   “智慧城市”听起来充满活力,可以用有趣的应用程序的安全,提高公共服务效率,对经济发展也颇有裨益,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呢?

      “智慧城市”并没有具体的定义,但可以肯定的是,智慧城市会使用摄像头和传感器来城市中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,从垃圾箱到桥梁,并通过数据分析来帮助城市平稳运行。谷歌旗下的公司人行道实验室(Sidewalk Labs)曾提出一项备受瞩目的城市计划,要对的12英亩土地进行智能,结果遭到了的强烈反对。去年9月,有报告称这项计划“抽象得令人沮丧”。美国科技投资者罗杰·麦克纳米(Roger McNamee)则称,不能相信谷歌这种数据公司,并把该项目称之为“资本主义”。

      大学的助理教授肖莎娜·萨克斯(Shoshanna Saxe)认为,“智慧城市”的具体实施还有待考量。萨克斯在《纽约时报》上撰文称,智慧城市“管理起来将极其复杂,存在着各种不可预测的和缺陷”。 科技产品的迭代速度日新月异:当传感器失灵的时候会发生什么?城市能负担得起昂贵的技术人员团队,以及相应的地面工作人员吗?“如果数据分析显示需要铺一条,” 萨克斯写道,“其实最终还是需要工人用压机和沥青来铺。”

      萨克斯呼吁我们将目光转向建设优秀的“非智慧城市”。这种想法不是反对科技,只是萨克斯认为智能城市的概念可能不是那么必要,她表示:“如今我们面临的许多挑战,需要的不是新技术或新想法,而是勇气、远见和意志来重拾旧智慧的精华。”

      萨克斯是对的,事实上,我们可以走得更远。如今的城市愈发受到洪水、恶劣天气、碳超标、污染、与自然脱节的恶劣影响。在古老的智慧和技术消逝之前,我们完全有可能把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纳入到未来城市的设计中。

      日前,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城市的设计师朱莉娅·沃森(Julia Watson)在塔森出版社推出了新书《低技:激进的本土主义设计》(Lo-Tek: design by Radical Indigenism),这本书凝聚了沃森20多年来研究古老智慧建设的结晶。

      沃森曾拜访伊拉克的马丹人(Ma’dan),观察他们用芦苇编织房屋和沼泽中的浮岛;新墨西哥州的祖尼人(Zuni)建造了“华夫花园”(waffle gardens)用来收集、储存淡水以及灌溉沙漠作物;在印度北部的卡西山(Khasi hill),有一种树根桥,这种桥比任何人造桥都更加能恶劣天气的,也使得当地部落能够在雨季洪水泛滥期间在村庄间穿行。

      “有许多不同方法可以让城市重归自然生态,” 沃森说——不仅要在城市中应用一种古老的生态系统,而是要让复杂的生态系统适应不同类型的地方,满足不同地区的需求。以沃森目前正在为深圳做的一个项目为例:深圳曾经是一个渔村,后来变成了一个纺织小镇,“而今变成了大都市,”沃森说,“所有的鱼塘、田地、堤坝和湿地都在消失,城市的发展正在原有的生态。”

      但沃森表示,发展生态并不意味着要推倒重来。“我们利用基于自然生态的中国传统智慧和技术,在气候适应性、生态适应性和文化适应性方面,加入本地智慧,创造更加美丽的城市空间。”

      大学设计系教授俞孔坚也认同沃森的观点。俞孔坚被称为“海绵城市”设计师,他创造了中国城市被动吸收雨水的设计,利用可渗透的人行道、绿植屋顶和梯田湿地公园,在雨季吸收多余的降水。这些湿地位于城市建筑物的上游,洪水在到达市区之前,就会被湿地吸收。

      随着湿地公园的建设,鸟类和鱼类等生物回到了城市,俞孔坚说,“人们很喜欢这些公园。” 他还表示这些项目“表现良好,其中许多已经实验超过10年,肯定可以界上其它地方推广”。 事实上,俞孔坚刚刚访问了孟加拉,“帮助他们建设‘智慧城市’项目”。在那里他了“环保部长,让他相信,古老的智慧可以帮助我们与大自然和谐相处”。

      哥本哈根也选择了一种“非智慧”的城市规划,或者用设计者的话说——“绿色的规划”——来解决日益增加的洪水风险:建造一系列可以在雨季洪水期间变成湖泊的湿地公园。据估计,建设湿地公园的成本将比修建防洪堤和新下水道的成本低三分之一,而且还能带来恢复野生的生态效益。2010年,丹麦将一个废弃的军事清理成一个自然区和放牧动物的公共场所——阿玛岛自然中心(Amager Nature Centre)——一个大型生态公园,这里不仅有欢快的游人骑车与漫步,还有众多昆虫、受的两栖动物、珍稀的鸟类和鹿。

      某种程度上,“非智慧”城市可能反而更加聪明。湿地不仅可以城市免受洪害和恢复自然,还可以清洁废水。湿地比污水处理厂清洁废水更有效率,还可以吸收大量的碳、氮、硫和甲烷,同时无需额外的水、能源、发展、化学品和鱼饲料即可发展当地渔业和农业。比如位于印度东加尔各答的世界最大污水处理系统,便利用城市废水发展渔业,每年可以为该城市节省大约1700万英镑的垃圾处理厂运营成本。同时,这些水可以用于农业灌溉,又节省了大约50万英镑的灌溉水和化肥成本,也使得当地可以种植许多必需的农产品。

      随着全球变暖,水位不断上涨,我们可以学习的对象还有尼日利亚的马哥科——这里居住着8万居民,他们居住的房子被称作“高跷”,一种由硬木建造的,被深踩在水床上的木桩支撑着的房子。而马哥科的“漂浮学校”,是一所建在水上的“高跷”房,依靠太阳能等可持续能源供给能源,整体设计非常具有想象力。目前,荷兰的鹿特丹已经据此引进了一个漂浮森林和农场,并在为一个可持续的漂浮城市制定计划。

      至于非智慧的交通工具,毫无疑问,零污染、零碳排放、的步行或骑自行车短途旅行要优于汽车旅行。

      空调是最大的城市能源消耗源之一,而应对空调问题有一个非智慧的解决办法:种植更多植物。威斯康辛州麦迪逊市的一项研究发现,40%的树木覆盖可以将城市温度降低5%,植被密度高的绿色屋顶可以使建筑物降温达60%。或者可以想象一种虫子的建筑:有建筑师尝试模仿白蚁洞里自然冷却的气流,为建筑调控温度。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,米克·皮尔斯设计的面积35万平方英尺的东门购物中心于上世纪90年代竣工,至今仍被奉为非智慧空调系统的典范:在这里调控室内温度只需要自然气流,耗电量仅为普通建筑的十分之一。

      如今许多城市里几堵象征性的绿植墙和几棵树是远远不够的。沃森还呼吁我们关注永续农业:维持的生态系统。“如果有一种城市森林,”她说,“也许在市中心,也许在城市外围,或者是一种内部——一个建筑的中庭,设计有复杂的生态系统,同时可以兼顾农业生产。”

      智慧城市的概念源于沃森所描述的“人类的优越感”——认为自然理应被控制,但这种想法缺少了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。“地球上所有的生命是基于共生的,” 沃森说,我们应该用“共生”来代替“适者”,有点拗口,但更智慧不是吗?

    上一篇:绵阳思高科技官网
    下一篇:中新高科技(武汉)有限公司怎么样?
  • 首页 | 免责声明 | 业界聚焦 | 互联网络 | 国盛专题 | 科技前沿 | 风云人物 | 媒体动态 | 产业经济 | 移动通信 | 数码电子 |
  • 2008-2019 国盛科技 版权所有